妻子怀了別人的孩子

站在医院门口,我伫立许久,手中紧握着那份体检单,思绪却越想越乱。单中写明我沒有生育能力,这对于男人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而更令我不能接受的就是,我最爱的妻子赵雪已经怀孕一个月了,那么,她肚子中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呢

步履蹒跚的我回到家,小雪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看得出来,她还沈浸在怀孕的喜悦当中。她真的有对我不忠吗我呆坐在沙发上苦思却不得解。

小雪看出了我的异常深情,坐在我身边说道:「今天你们公司体检,结果怎么样,不会得什么绝症了吧」

我苦笑道:「沒事,不过你说如果我要是死了,你不成寡妇了。」

小雪靠在我肩旁喃喃说:「我可不要当寡妇,那我就马上再找一个。」说完自己咯咯的笑了。

我也笑了,心中却是阵阵的痛。

我和赵雪恋爱了四年,一年前结的婚。小雪个子不高,但比例匀称,尤其是她那双杀人的双腿,最叫我欲罢不能,胸部不大但也刚刚好,还有就是人如其名的白贊皮肤,像公主一般让我着迷。

因为我和她都有稳定的工作,我在一家外企作部门经理,而她在市里一间重点高中教书,所以婚后我们打算马上要孩子,盡快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况且小雪她也特別喜欢孩子,因此我们做爱当然就从不带套了。可差不多一年过去了,却一点动静也沒有,就在我们怀疑是不是我们当中有人无法生育,打算去医院作检查的时候,小雪有一天终于欣喜若狂的告诉我她怀孕了。

之后我们就一直沈浸在为孩子将来做打算的快乐当中,直到今天早上公司去医院集体体检,我一时冲动就把生殖检查也顺便作了,可结果……

那天晚上我一夜沒睡。

第二天早上,正好赶上是週末,我还是陪小雪去医院做了检查。当初因为太渴望孩子的原因,就连做检查都选最好的医生,所以我们就找了市里最有名的陈医生。

说到陈医生,还是妻子小雪当初介绍给我的,那时小雪怀疑自己无法生育,就去谘询他,结果吃了医生几个疗程的中药,终于见了效果。所以小雪见到陈医生就显得格外亲切。

两个人说说笑笑得进了里屋作检查,我就站在房间外边等。

过了半晌,陈医生送小雪出来,叮嘱了一些话语,我们便和他道別离开了。路上我发现小雪的脸上透出阵阵红晕,觉得有些奇怪。

回到家里,小雪去洗澡,我给她拿换洗内衣时,发现她那条脱下的内裤上边有一些潮湿的白色痕迹,我凑上去闻一闻,顿时呆若木鸡,这熟悉的腥臊味,绝对是男人的精液!那个可恶的陈医生,一定是和我老婆在里屋做那些苟且之事。

靠在洗手间外,听着里边小雪淋浴的声音,脑子里想到今天早上他们俩在诊室里屋赤身裸体的样子,那个男人骯髒的双手在小雪身上来回游走,下边有节奏的拍打声。他的傢伙在我老婆小穴里肆意抽送,小雪紧紧抱着那个男人,微皱眉头,被这重重的插入沖得呻吟连连,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最后那个男人的精液全部灌入小雪的肉穴最深处……

想到这里,我突然瞪大了眼睛,脑子闪过一个念头:小雪肚子里的孩子会不是这可恶的陈医生的

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决定先不跟小雪摊牌,看看情况再说。最坏也就是捉姦在床。

过了一段时间,小雪又提出去医院检查一下,因为最近有些不舒服。我骗她说公司最近忙,抽不开身,叫她自己去。实际我是要实行我的计划。

出发当天,我自己先到了医院,调虎离山僱人让陈医生去医院大门口见一个人,我则趁机熘进诊室,快步走进里屋。里边摆着一张床和一个女人躺上去噼开双腿的仪器,房间里还有一阵奇怪的幽香,我闻上去浑身都变得舒服,这香一定有问题。

我看着空空的床上,想到亲爱的老婆躺在上边,身上却压着一个丑陋的老男人……不敢再想,躲进房间角落一个放便携仪器与用具的拉门里,拉门是百叶窗那种,外边看不到里边,里边可以看到外边。正好,等一下就从这里跳出去把你们当场拿下!

沒过多久,陈医生带着一个女人走进了房间,对,那就是我妻子小雪。小雪脱去外衣躺在床上,陈医生则坐在她旁边,给了她一杯不知道什么东西,小雪喝了下去。

两个人开始聊起天来。可是与我想像的暧昧调情不同,他们聊得都是孩子,而且是医生和病人最平常的那种。陈医生这时伸出两只手,在小雪的肚子上来回抚摸,奇怪的是,这种抚摸也丝毫不带那种下流的意味。

话语间,小雪还多次提到我,说我多么关心她、说我有多么爱这个孩子、说我是多么好的丈夫、说她是多么爱我。这让躲在拉门后的我顿时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过了一回儿,小雪好像不再说话了,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一般。一定是刚才那杯水有问题!

这时,陈医生慢慢扶起小雪,开始脱去她的衣服,我在拉门后怒火中烧,这个可恶的医生就在我的面前渐渐褪去小雪的衣衫,最后把她的胸罩和内裤扔在地上,将小雪轻轻抱起,放在旁边的叉脚仪器上。

小雪的双腿就自然的分开了,而我正对着小雪,中间仅有一门之隔。我透过百叶窗,清楚见到小雪的美穴口,应经有一些液体溢出,莫非刚才的那杯东西不仅可以催眠,还可以催情。

我站在门后,紧握着拳头,可就是挪不动脚,还一动不动杵在那。

──快出去啊,那个畜牲就要上你老婆了!

想到这里,那个畜牲已经迫不及待的趴在小雪身上,贪婪的揉摸着小雪的全身,自己则肆无忌惮的舔着她透红的乳头。跟着一只手伸向小雪下体,在阴蒂上拨弄了几下后便直接伸两个手指进去,我看出来他也在赶时间。

果然,他三下五除二他脱掉自己的内裤,跪在小雪面前,一手撑这仪器一手扶住他的肉棍在小雪穴口来回摩擦,说道:「宝贝儿,我又要上了!」

妈的,他的傢伙跟我的也差不多尺寸,区別就是我的枪沒子弹。

随着那个男人身子一沈,我看到,他的肉棒已经深深沒入小雪的体内,顿时挤出更多的液体,跟着便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小雪的嫩嫩的阴唇被插的直往外翻,可能是药水的原因,小雪溢出了很多爱液,正好给陈医生的抽送作了润滑作用,他的阴囊一下下打在小雪穴口,发出啪啪的响声,肉棒也越插越深了。

此时小雪好像也渐渐起了反应,眉毛有些微皱,不时发出轻轻的唿吸声,身子也随着陈医生的插入渐渐有了起伏。

我知道药效就快过去了,陈医生当然也清楚。只见他把小雪双脚搭在自己肩上,身子前倾,小雪的屁股也随着翘了起来。最后,陈医生开始了冲刺,肉棒像活塞一样在小雪下边进进出出,频率越来越快,终于,他重重的吼了一声,肉棒一动不动插在小雪的小穴里,一阵一阵轻轻抽动,我知道,那是精液一汩一汩地冲向小雪的最深处。之后他保持这个姿势待了片刻,他一定是怕精液过早流出来被人发现。

半晌,陈医生抽出他的傢伙,果然,他的精液基本上都灌进了小雪的体内,阴道口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刚才被插得通红,还沒褪去。

陈医生迅速穿上自己的衣服。跟着帮小雪穿好衣服,把她抱回床上,从怀里掏出一小瓶东西,给小雪闻了一下。片刻,小雪醒来,沒感觉出任何不对,笑着说:「陈医生你就是好,每次来还允许我在这睡会。」

陈医生也回答道:「要是別人我还不答应呢!」跟着便扶小雪走了出去,送她下了楼。

我跟着也偷偷熘了出去,独自回家了。

我也不知道在外边转了多久才回的家。一进门,老婆小雪照旧做好一桌子的饭菜等我,看到我,高兴的跑过来抱住我:「老公,今天我去检查了,陈医生说沒事,一切正常……怎么样,放心了吧来快吃饭吧。」

我什么也沒说的点了点头。

席间,小雪还不停憧憬着我们孩子的未来,看得出来,她现在真的很幸福。我其实也有一丝欣慰,那就是,小雪她是爱我的,一直都是爱我的。她对陈医生对她做的那些至今毫无察觉,完全不知情。

我此时犯难了,究竟该不该把这一切告诉她,如果告诉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是那个医生的,她崩溃了怎么办而当她知道我不能生育的时候,她又会怎么想

看着爱妻的肚子,我最后作了一个疯狂而又最适合的决定:那就是永远不把真相说出来,把这个秘密一直保守下去。真相大白有时候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虽然小雪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但我清楚,我们是彼此相爱的,这就足够了。我们也一样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