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末世录‧极黑之崛起

本篇最后由 a99531 于 2018-3-12 22:52 编辑

 囚牢理,粉色头髮的少女呆坐在角落的一隅,曾经炯炯有神,傲气昂扬的神态已不復见,虽然不必再担心外头的殭尸的问题,但试她现在却有着更迫切的危机等着她。

自从跟小室他们失散之后,她跟鞠川校医很不幸的,落到了一名跟她们曾经结下樑子的男人手中。

紫藤浩一,她沒想过这个男人竟然还活着,不仅活着,而且还发展的很好!紫藤老师靠着他曾经身为政治世家的背景,靠着关系还有魔性的演说跟领导能力聚集起了一群人,这批人在他的领导之下占据了一个警局,武装了起来并且几乎成了这个区域的地头蛇。

虽然从被抓到到现在,还沒有发生甚么事情,但是她相信铁槌迟早会砸下。

”可恶啊,高城莎耶,你可是天才啊,竟然就这样被困住而且一点办法都沒有。”莎耶咬着牙看着这个「牢房」。

虽然说是牢房,但是其实还算干净,而且还有床铺被褥,甚至还有一间浴室,不过,除了这样子也就甚么都沒有了。

沒有任何对外开启的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大门,他们甚至沒有给他的手脚上靠或是绑起来,说明了他们对于她不可能逃出去有很大的信心。

而鞠川校医,虽然少根筋不说,还常常在状况外,但是至少她是在这个末日之中少数有医疗专才的人,她们应该是不至于太过放肆才对。

但是这也只是自我安慰的片面之词罢了,鞠川校医长着一副足以引诱全天下任何男人犯罪的肉体,那对西瓜般的爆乳还有浑圆丰满的白皙肉体,她都在澡堂彻底的拜会过了,老实说,要不是小室一行人努力的保着她,她是断然不可能平安的活到现在的。

但是看起来,这个纪录将要划下终点了。

而她呢早已自顾不暇,老实说,她也只剩下一张嘴巴能够武装自己了。

看着房间理的唯一一面镜子,莎耶那头粉红色的长髮着实非常醒目,在承平时期,她甚至有着外表看不出来,实际上非常傲人的胸部,她很清楚自己在男人眼中的样子跟形象,也自傲于自己高人一等的智商还有美貌,他理所当然的有这个本钱,她是个天之骄女,父亲权倾一方,家里有钱之至,但是在这恐怖的食人天灾爆发之后,长的漂亮就是一种原罪,再聪明都就不了她自己,只有拳头的大小方能说明一切。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个小小空间的门被打开了。

紫藤浩一只身一人走了近来,才一段时日不见,这场灾变看起来就彻底的改变了他,他不再穿着那一套教师制服,而是一套朴素的套头毛衣,他的脸上裹着纱布,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年轻男子。

但是他的眼神,莎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是一种已经透析一切,有着刚铁般意志的眼神,虽然不及她的父亲,但是只要他活的够久,他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的人。

是发生了甚么事情改变了这个男人

紫藤浩一拉了张板凳做了下来,他两手交握,面色平静,沒有胜利者的趾高气昂,也沒有愚弄弱者的恶劣嘴脸,他只是仔细的审视,并且评估眼前的少女。

「你父亲,跟我们的家族有点渊源。」紫藤拿出一包香菸,神态轻松的点了起来,「你父亲着实给我们的家族带来了不少麻烦,虽然同为右派政客,不过双方理念却各有不同,不过......」

「不过甚么你不过就只是不敢面对我父亲在这边发牢骚吧」

紫藤皱着眉头,将香菸捻熄,「那对我而言一点都不重要,真的,莎耶同学,我对那类的事情兴趣缺缺,右派左派理念那与我何干我比较愿意承认我自己喜欢观察你们这些贺尔蒙分泌旺盛的青少年幹出各式各样的蠢事。」

「听起来你只是个普通的变态跟恶棍儿已。」莎耶一脸鄙夷的看着紫藤,老实说,子腾沒有带着他的罗啰进来实在很令她意外,这个平常最喜欢装腔作势的男人,不再装腔作势之后带给他的压力却比以往的他还要强大。

他笑了笑,那对眼眸直视着沙耶亮黄色的双目,「我不否认,莎耶同学,我从来沒否认过,我直视自己的黑暗面并且接受他。

然后呢,我个人最喜欢看着原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落的一无所有,并且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尊严跟一切被逐渐剥夺,老实说这能带给我更愉快的感受。」

紫藤平扑直述的描述着自己的心态,莎耶一脸困惑的看着紫藤,这男人到底想幹甚么

「说的有点太多了,小鬼,我来这理不是来陪你泡茶聊天的。」他理了理自己的领子,然后拖下毛衣,露出了毛衣底下千疮百孔,看起来像是曾经被撕裂过的身躯。

「我是来宣读你的判决的,高城莎耶同学。」紫藤的口吻此时如同冰一般的冷酷,「为了让人类得以继续繁衍,而我再仔细的评估你的立场还有行为之后,我认为你不适合加入我的领导小班子,虽然你很聪明,但是你缺乏应有的智慧还有经验,但是你还很年轻。」

紫藤伸展了一下他的脖子,肌肉勃张,那一身的肌肉跟他文弱的面旁看起来完全不搭调,他摘下眼镜,莎耶这才看到他的脸上有条疤痕。

莎耶倒抽了一口气,这男人倒底经歷了甚么样的修罗场而看到褪下上衣的男人,莎耶意识到了她接下来的命运。

「判决:高城莎耶,因为优异的身体素质,以及高超的智商,为了人类的未来,你将成为种母,并且在我的庇护下将享有衣食无缺的安逸,妳不再拥有对于自己身体的权利,你唯一的用途就是用身体抚慰归来的战士,并且生下最强壮聪明的孩子,用更多的天才来壮大仅存的人类族群。」

莎耶愣了好半饷,最后尖叫出来。

「不──!」

「接受吧,高城同学,这样妳会比较轻松。」紫藤压住准备跳起来扑向他的沙耶,「鞠川校医一开始也是像你这样,不过她也沒有撑太久,你认为妳一个被娇生惯养大的小鬼能够比那个女人还能挺吗」

「你对静香老师做了甚么」莎耶愤怒的大喊,紫藤的眼睛流露出笑意,「啊,她现在很好,有吃有穿,这可不是外面一片地狱的情况下能够享受到的,然后这是解答。」紫藤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跟塑胶制的棒子,放在沙耶面前。

莎耶愣住了,她当然知道那是甚么东西,那是验孕棒。

阳性反应,而且有一股微微的尿骚味,似乎才被使用过沒多久而已。

「接受命运吧,小鬼,就像我被感染的那天一样,我也是坦然接受。」紫藤将验孕棒扔到旁边,将裤子拖了下来,露出了跨下那怒张着的硕大阳具。

「我被你们家赶出去之后,不幸被咬了一口,所有人都弃我而去。」紫藤慢慢的逼近着退到墙角的沙耶,「我拼着一死回到我的老家,看着被摧毁的故居,几乎无人生环,烧焦的尸体,活动的行尸,我们的家族歷史久远,代代都是官,现在却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走到了盡头,变成了歷史名词。」

他抓起沙耶的肩膀,然后轻描淡写的一扯。

「咿呀──!」

啪飒的一声,莎耶的学生上衣像是破抹布一样的被撕开,那一对硕大的白皙玉乳从破损的校服理兔脱而出,在空气中晃荡抖动着。

「我躺在我母亲的坟前慢慢等死,这样的结局也不坏,一开始很不甘心,但是倒了最后,我坦然接受这样的命运,不过老天爷似乎并不打算让我这样子死去。」紫藤抓住沙耶的右胸,隔着粉红色的胸罩轻柔的揉捏着,让乳肉再他的手指之间挤压变形。

「咿──」

「我活下来了,整整两个日夜的痛苦蜕变,我的身体不断的被撕裂然后重组,我以为我会死,但是这些痛苦让我跳脱了狭隘的自我,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往跟经歷。」

「沒有人可以再命令我指使我了,我的母亲当初给我取名带个浩字,就是希望我的心性能够广阔,看出更远的境界,別一辈子都受困在这个狭隘的家族利益跟政治里头。」

「我不再是我父亲跟家族的奴隶,我不需要去在乎別人的看法,更不需要別人的认可,我曾经的痛苦仅仅是我自己不愿意去面对以及接受自己的身分,只有低等生物才会整天怨天尤人折磨自己,倒头来带给我痛苦的其实是我自己!过去的我寝食不安仇恨偏激,但是我现在已经坦然接受并且想通了。」

紫藤将那对粉红色的胸罩从沙耶的胸口上扯下,莎耶尖叫了一声,想要用双手护住裸露的玉乳,但是却被紫藤用手一把抓住,固定在了墙壁上。

「我要做我自己想做的,生命只有一回,而我不想平凡的渡过!」

紫藤的双眼如火一般的炽烈,他看着那裸漏出来,有着樱花般色泽的乳头,他轻咬着,用舌头挑逗着那开始违背主人意愿挺立起来的乳头,莎耶兀自咬牙忍耐,紫藤露出微笑,”就是这样,小鸟儿,一开始就屈从于我就太乏味了。”

他开始舔拭,从那双乳之间的深壑舔弄到肋骨的下缘,最后来到了那平坦小腹上的肚脐。

「咿──你!浑蛋!」莎耶抓准了机会,将藏在手中的镜子碎片从上而下的用力挥出,硬生生的砍再紫藤的后颈上。

紫藤闷哼了一声,莎耶立刻一把将紫藤推开,那一对硕大的乳房在空气中不断的抖动着,她赶紧将胸口护住,但是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向后倒在地上,当她跪爬起来的时候,她从镜子里面看到了像是沒事人一样重新站起来的紫藤。

”怎么,怎么可能”

「真危险啊,小鸟儿。」紫藤一把按住沙耶,当场让她如同狗爬一般的趴在地上,裙子狼狈的向背上翻起,露出了底下的粉红色亵裤。

「我本来打算多服务你一下,沒想到你打算这么快就进入正戏,就如你所愿吧。」

「走开--你这变态!你根本就已经不是人了,还妄想什么为了人类到未来,怪物!」

沙耶一边尖叫一边用力到挣扎着骂人,一边恶狠狠的回瞪着那天杀的变态。

「人类的定义与否,由我自己诠释,高城同学。」紫藤压制着沙耶,并且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露出了那白皙的臀瓣以及蜜穴,「胸部发育的这么旺盛,底下却沒长毛啊,高城同学。」

紫藤露出冷酷的微笑,修长而强壮的手指抠弄着那紧闭着的肉贝,那如同带着微弱电流的触感让沙耶颤抖不止,那手指开始向上抚弄,来到了那只出不进的淡樱色小孔。

「你、你这骯髒下流的噁心怪物,你只不过是个人模狗样的蛆虫,你这刚出生就根本该被沖进马桶里狗屎!」

自己的身体被那噁心又该死的手指触碰产生的麻痒让沙耶本能的轻颤,感觉到那手指慢慢抚弄向上,滑过会阴,抵达自己的后庭门前,聪明的她让他想到这变态要幹嘛,一想到结果便她更用力的挣扎着,一边用更狠毒的话语咒骂道。

「不要乱动喔,动的话会更痛的。」紫藤直接将那细长的手指啾噜的一声强硬插入那紧窄的洞穴,从内而外的抠弄,上下转动、按压着柔嫩且从未被任何人碰触过的玫瑰色内壁以及那洞穴主人身子在手指的按揉抠弄下的颤抖。

「怪物吗我不否认,不过根现在的妳相比,当个怪物也挺好,至少我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我的一切我都能够自己做主。」紫藤一边说,一边将手指深入高城炙热的菊穴深处。

「沒有甚么是比现在的妳更可悲的了啊,高城同学,妳的高智商能够帮助你脱离现况吗妳的家世已经飞灰烟灭了,妳现在甚么都不是,可悲的小鬼,妳的扩约肌锻鍊的挺扎实的而且看起来妳的身体挺诚实啊。」

「咿!」后穴被强硬的插入,让沙耶正准备骂人的口中发出惊叫,那带着强硬之势一点点深入抠弄着她的手指让她颤抖着,身体本能地用力收缩着想阻止异物的深入与努力想排出那根不断深入的手指,难受的感觉让她想起很久以前发烧时被医生塞入的药丸,但却又不一样,至少那该死的药丸不会让她有这么深的感触。

「你这……噁心的王八蛋……唔……」紫藤的侮辱让沙耶忍不住愤怒地回嘴,但自己却因为那话语而更明确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本能的收缩动作,像极了自己在用力吸吮着那王八蛋的手指引他深入,深深的耻辱感让她对那手指更有感觉,几乎能在身体每一次本能的收缩中感受到那噁心的东西在自己体内的每一份动作,而她也会本能的反应轻颤,然后更用力地收缩着身体。

”该死的叛徒……”

沙耶对于自己的身体本能感到深深的耻辱,分明是要排便一般的正常收缩蠕动,却因为紫藤的话而无法正常判断,脑中的思考就是给出了自己正在用屁眼吸吮着紫藤的手指的结论。

 「你这废物也就只有这时候才叫得最大声,你妈当初沒把你拉在下水道根本是全人类的罪过,跟蛆虫一样的噁心存在根本……啊----!」

 咒骂到一半,后庭撕裂般的剧痛让沙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声,眼角甚至因为痛苦而溢出了晶莹的泪水,本来因为耻辱和愤怒而红润的脸蛋瞬间惨白。

「叫声真不错,小鸟儿。」紫藤的口吻中带着隐约的胜利感,那粗如鸡蛋般的龟头像是攻城槌一样毫不留情的「突破」了紧闭着的肛菊,紫藤将龟头停滞在肛菊入口附近,仔细的品味着肛门口那一圈软肉的纠缩,以及肠壁里头那丝绢般的触感。

在他的眼中,原本应该要充满着皱褶的菊穴口现在完全被撑开,如同落红般的渗着血丝,变成了圈在肉棒外围的粉红色肉圈,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肉茎,紫藤的双手也沒闲着,那双手现在正按压着沙耶的两块白皙臀瓣,食指撑在渗血的肛门口附近,用力的向两边扳开。

「吸的很紧啊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叫啊怎么不叫了不过我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坏孩子就要被打屁股,不过妳已经不是孩子了。」紫藤一面说,然后扶着沙耶的屁股,将龟头轻轻的向后拉出。

「妳是坏、女、孩!」

紫藤每说一个字,他粗大的肉棒就会退出一次,然后盡根末入沙耶的肛菊之中,就像在打桩一样的进进出出,几乎沒有经过润滑,纯靠着一股兇狠的蛮劲在少女未经人事的肠道里头横冲直撞!每一次的抽插都会给他带来莫大的快感。

将整根肉棒彻底的塞进女方的体内,可不是前方的蜜穴所能带来的乐趣,唯有后庭菊穴才能办到,这也是为什么有着粗长肉棒的紫藤会如此迷恋这个部位的原因。

「呜……唔……」剧痛让沙耶发出如哭声般的呜咽声,但高傲如她,就算下身痛不欲生也死死咬着不再让自己的哭声给那狂妄的垃圾听见,不应该承受性器的后庭因为突入与受创而胀红,菊口因为被突入而死咬着那肉茎,力量大的仿若要碾碎那根热硬的肉杵般,但突入其中的龟头,却得到女孩体内肠壁温柔又紧緻的贴紧包覆,随着身体本能的收缩而亲吻着这恶狠狠的入侵者。

「唔……」沙耶死咬着牙,剧痛让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后穴又给紫藤的两只给掰开成了好似甜美的舔含着那肉杵模样,她抬起一手摀住自己的嘴,漂亮的眼旁满是疼痛造成的泪水,被撑开的菊穴在紫藤眼前一开一阖着,甚至再听见那句很紧而跟着缩紧包含那两根粗暴的手指以及肉茎。

”痛……好痛……屁股好像要碎了……”

沙耶满脑子只剩下疼痛而来不及思考身后的垃圾正在对她做甚么,连带的那几句话都彷彿只是教室外的车声喧嚣一般,很吵杂但却甚么也听不进去,她甚至来不及感觉到紫藤将龟头拉出了些,再一次恢復思考,却是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剧痛。

「啊、嗯呜唔……」紫藤第一次的冲撞让沙耶又一次的痛唿,过大的肉棒整根挺入,让未经人事的后庭再度如同被人用力撕裂了一般的剧痛,尽管沙耶很快就又摀住自己的嘴,还是在紫藤每一次的兇勐冲撞下发出呜咽声。

沙耶痛得想咬舌自盡,一想到自己正被那垃圾侵犯更让她想死,而她也真的做了,只是因为紫藤每一次兇勐的撞击她的身子而让她咬不准自己的舌头,连咬到自己摀着嘴的手几下,一声声伴随着肉体碰撞声的痛唿声抑扬顿挫,还惹得她一手的口水,脸色因为剧痛而扭曲着,心里更是恶毒的咒骂着侵犯她的禽兽。

菊口早在这粗暴的交合红肿,被兇悍的开疆阔土的肠道渐渐跟上着兇勐的入侵者的速度和伤害,身体本能的分泌出肠液想润滑这难以排出的异物,一点一点的湿润在粗暴的抽送间布满整个肠道,红肿的内壁得到滋润,疼痛就缓解了不少,反而生出一股又痛又麻又痒的怪异感受。

「……!」

”这是甚么……!”

 又痛又麻的感受让沙耶停下了自杀的动作,她惊恐的害怕着紫藤在她身上下了甚么不干净的东西,但她还来不及开口与思考,因为害怕而加深敏感度的身体不再只给出疼痛的讯息,而是再一次清楚的呈现巨兽是如何侵入与退出和再度侵入她身子的感受,甚至,她从那裏面感觉到一点点的酥麻,在紫藤每一次的抽送击打着她的屁股时产生--她羞耻的发现,自己居然觉得这感觉舒服。

”不、不行这样,我怎么可能会觉得舒服,这噁心骯髒的东西……屁股怎么……那么麻,这样不行……”

「嗯……嗯……」痛唿声渐渐变了调,沙耶用力地摇着头想拒绝自后庭产生的酥痒感,再度挣扎着扭动身体想闪避,但却像极了再配合着紫藤抽动,而那酥麻感也跟着扩大了。

「湿了呢,恩」紫藤戏谑的笑着,他一边挺动着腰桿,一面在沙耶的肛菊里头不断埋头抽送,那白皙挺翘的臀肉不断的晃荡,带动着淫秽的韵律,紫藤他弯下腰,将两只手扶上了沙耶那垂下来的一对乳瓜,手指亵玩着那已经因为动情而开始勃起的乳头。

”才沒有---!”

紫藤那一句戏谑的话让沙耶在心里大声地反驳着,口中却只是发出几声闷哼,似欢愉的呻吟又似痛苦的哼声,她更加用力地摀住自己的唇,以防自己再度发出令她羞愧与赶到耻辱的声音,不过憋着声音不发出,让她的身体因此更为敏感,而身体似乎也已经适应了那禽兽的粗暴的动作,肠壁分泌出越来越多的黏液润滑着,配合着紫藤的话,染湿了她整个后庭。

本来晃动着的双乳一被紫藤握住,让沙耶发出了拒绝的声音,但乳尖被那粗糙又细长的手指玩弄,却又让她如被电到一般发出悦耳的呻吟声,她赶忙再度摀住自己的唇,却已经无法阻止紫藤玩弄着她不知何时动情发肿的乳尖。

「呜呜……嗯……嗯呜……」

沙耶感觉后庭越发酥麻起来,细碎的呻吟声充满着情慾,后穴越来越湿,酥麻感越甚,让她的身体半软了下来,紫藤每一次雄武的填满她的后庭,身体居然开始会产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快意和酥麻,她努力制止着自己发出丢人的呻吟声,却无法控制自己摇摆着身体回应紫藤的抽插,不是挣扎而是回应着紫藤的身体摆动,迎合着那禽兽的每一次抽动。

「嗯!不……啊嗯……呜……」

”不要!不要碰我!那样不行……不行……为什么会这样……屁股好像快融化了……不行,不能再想下去,那是混帐的东西……不行……”

乳首被这变态玩弄,奇异的沒让她感觉到厌恶,她羞耻的发现她喜欢紫藤这样玩她的乳尖,每一次轻拉、捏揉,都让她感觉被电流穿透全身,酥麻又舒服,她的后庭也会跟着缩紧,而她,居然在这样的触摸下不再排斥自己用后庭吸吮紫藤,她觉得羞耻,却又喜极了紫藤此刻的佔有,沙耶不断的在心理自我催眠,她高傲的自尊让她无法坦然自己喜欢上这个变态的侵犯,但却无法抑制身体本能的喜爱这种欢愉而更配合紫藤的动作。

「啊……嗯……啊……啊……嗯……」

身体的松懈让沙耶精神上备受压力,她感觉自己的后穴被紫藤搅弄得又酥又麻,舒服地让她不自觉地放下了一直摀着的嘴,随着淫靡的肉体碰撞声渐进,沙耶发出声声代表情慾的音符,但心里她还在抗拒这肉慾带来的享乐,不断的在告诉自己不该沈迷,但却已经有另一股声音在她的心里浮现。

”不……不,不行,不能感到舒服……不行……不要让样捏……这样……混帐,紫藤……屁股好舒服……不……舒服……”

 沙耶本来扭曲着的脸上依旧扭曲,但却不是因为痛得苍白而扭曲,而是热烈的半是痛苦半是愉悦,唇边还滴着因为想咬舌而流出的银丝,眼旁充斥着因为快意而产生的泪水,后穴分泌出的肠液多到她感觉紫藤将自己的身体搅得混乱,酥麻与疼痛感併计昇华成一股难以言喻的舒服快感,乳首坚挺着在紫藤的手指间,被肆意捏揉却又饱满红润,白皙的浑圆上透出煽情的粉红色,更衬的那乳首的饱满。

随着肠液的分泌,紫藤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炽热的肉茎在菊穴里头不断的进出,带出了点点的泡沫以及些微褐色带点腥红的肠液,每一下的碰撞都会带出阵阵溅起的水声。

紫藤内心的胜利感以及征服慾望正不断的扩大,这名高傲的少女最后仍然不得不屈服于肉慾,摧毁,撕掉她原本高高在上的面具是如此的令人愉悦,已至于在入侵她的肛菊的时候,带给他的快感竟然比那个女校医还要强烈。

对了,女校医,紫藤不禁莞尔,那个女人可真是完美的肉便器,而且非常容易就屈服了,可惜了,原本他还以为她能够再支撑的久一点,不过看起来就真的只是个胸大无脑的蠢女人罢了。

不过,这不妨碍让对方怀上他的种,慎至可以说,这反而更加的方便了。

紫藤又将注意力重新的回到沙耶的身上,他蹂躏着身下的女孩,火热的阳具每一下都深深的入侵了她的直肠,然后再一次勐然的拉出,每一下每一次,都会让这个女孩的菊门被拉出一小节嫩肉。

该是做个总结的时候了!

「唿──唿──!」紫藤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跨下的肉砲每一下的撞击都会带来强烈的快感,每一下的冲击都会感受到每一圈括约肌的强烈收缩。

 渐渐被情慾麻痺,沙耶脑中抗拒的声音越来越低微,她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紧覆紫藤的巨根,贪恋着他每一回的粗暴蛮横,她被肉慾迷惑,主动迎接着紫藤的肉杵,喘息着呻吟着,那只被碰触过几回的私密处不知何时也跟着后庭一样湿润不已,一滴滴的滴落淫靡的透明。

「啊!太、太快……啊嗯……」

无法思考,自然无法接受紫藤突然的加速,那男人唿唿的喘息声居然让沙耶感觉身体更敏感了,她有些受不住地喊出声,那声音带了些求饶,却隐含着舒服的情慾,她能感觉紫藤的雄壮似乎在她体内成长得更为壮硕了些,本该痛苦的,脑中却只感觉到满满的舒服,甚至跟着加快了腰部的摆动配合,身体本能的期待着紫藤,适应了紫藤的肉壁也跟着加快收缩吸吮的速度与力道。

「唔唔唔──!!」

紫藤在快感堆叠到最高的一瞬间,用力的掐住了沙耶的双乳,然后马眼一松,极大量的高温而且浓稠的白浊精液开始沖刷着沙耶的肠壁。

「啊------!」

伴随着紫藤彷若兽吟般的粗喘声,沙耶几乎是在下一秒发出了尖锐的高吟,极大量且高热的黏稠液体勐然沖进着她的肠道,沖刷着裏头的一切,而她的身体本能地因为刺激而不断紧缩,似极了用力地吞吸着那正不断喷射出热液的肉茎。

「啊……啊……好多……啊……怎么……还在射……不行了……啊……」

身体贪婪的吸食着紫藤喷射出了的热液,肚子渐渐有了一种鼓胀起来的不舒适感,但却又在紫藤时不时的抽动而本能的吸食着更多,多到她的肚子几乎被撑大的仿若孕妇一般,紫藤的抽动让她肚子晃动而难受不已,后庭却又酥麻的舒服,让她既希望紫藤动一下又希望他不要。

紫藤仍然在不断的一边抽动一边射精,他毫无连相惜玉之意的继续用力的抽送着他的肉砲,宣洩着那无穷无盡慾,少女鼓胀的腹部仍然不断的在胀大,莎耶的肚子每摇晃一次,里面就会传来晃荡的水声,而她的肠道内一圈圈的嫩肉为了排洩出异物激烈的抽蓄,更是让紫藤感到强烈的快感。

「唔唔……不要了……」

身体本能地不断收缩着,好似就算紫藤沒抽送也会不断地吞吃着他注入的热液一般,沙耶无法控制自己被灌满,肚子如同吹气球一般不断的胀大,每一次被紫藤抽送都产生既难受又舒适的纠结感受,摇晃的大肚子让她想吐,后庭已经被热浆灌胀到她已经感觉不出痛,只剩下酥热,不过随着肚子胀大,在舒服也底不过身子被灌满的难受,何况她现在身子软的撑不大起来,肚子有些微的被压迫,那在体内晃动的热浆又无法排出,身子肿胀难耐的让她难受的低吟着类似求饶的话语。

「啊啊……」

看着身下因为快感而不断的从嘴角露出娇吟还有不断的咬牙忍耐的沙耶,紫藤知道她内心的防缐已经快要崩溃了。

”这样高傲的少女最后仍然不得不屈服于肉慾,人类果然脱下文明的表皮之后,都是一样的。”

虽然仍然在不断的射精根抽插,但是沙耶的肛门周围仍然沒有任何一丁点的精液流出,紫藤的肉茎过于粗大,几乎将她的肛门口整个彻底的封死,也因此,精液沒有办法在肠道的蠕动之下正常的排出。

这些液体仍然不断的在往沙耶的体内深处灌注进去,大肠跟直肠都已经被彻底的填满,小肠已经被攻占了一半,还在做最后一丁点的微弱抵抗。

这称不了多久的。

到最后,他疯狂的注射终于停了下来,满意的看着身下的高城现在大腹便便的不像样姿态,他轻柔的抚摸着因为过量的精液灌注而隆起的肚子,原本平坦的小腹现在隆起的由如怀孕九个月的大小,完全的贴在地上,看起来就像要即将临盆一样,而跪趴着垂下来的姿态,更是让那个肚子显的无比硕大,看起来就像是个雪白的肉袋。

一个惹人怜爱的粉红色双马尾美少女孕妇。

正常人当然沒办法在肠道被灌注了这么多精液之后还沒事,因为紫藤灌进去的几乎都不是精液,而是某种可以修復身体组织的生物质,莎耶的肚子在快速的被称大的时候,那些生物质也迅速的被肠道吸收后修復了她的身体组织,当然,她是不可能知道的。

「真是不像样呢,高城同学,肚子被灌成这样,而且妳还在摇着屁股,是不是想要我在幹妳一次被精液灌肠灌成这副德性大概也是史上第一人吧」

紫藤出言讥讽道,然后他的肉柱开始慢慢的向外褪出沙耶的菊穴。

沒空理会紫藤的讽刺,感觉堵住自己菊口的肉杵缓缓地向外,沙耶感觉体内的液体几乎是同一时间随之退后,身体本能地想排出过多的稠浆,让她发出既痛苦又舒服的呻吟声,本来因为肚腹肿胀压迫而成的痛苦表情顿时出现了情慾时才有的舒爽迷茫,肠壁蠕动得更快了,欢欣鼓舞着总算能排出异物时又如念念不捨般的收缩吸吮着紫藤的肉茎,以及退到最后要整个拔出的龟头。

 「嗯啊---!」

 随着一声啾啵,紫藤将他那巨大的阳具抽出,而那灌满着沙耶肚腹的白浊随之勐烈的涌喷而出,像极了火山口的间歇泉般,勐烈的喷射出白色浓稠的热汤,裏头还沾染着棕褐色的髒液以及少许染在白浊中的莓浆,因为热液被身体用力排出的缘故,那雪白肿胀的肚腹随着菊口的喷洩快速的缩小,同时,沙耶发出如同二次高潮般的高昂呻吟声,她的意识在一瞬间被勐种解放的舒爽滋味佔据,全身勐烈地颤抖着。

而白色的喷泉喷到沙耶的肚腹渐缩,至少缩小了一半,那白色喷泉也随着喷洩而渐歇,慢慢地只剩下涓流的白稠还在湾流,最后因为沙耶是趴姿且高挺着屁股的关系,那剩馀的热浆无法出来,只能随肠壁努力的蠕动一点一点地从中吐出。

 这之间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罢了,强烈的解放滋味还遗留在沙耶脑中,这让她无法思考,身体还在努力的喷吐着白浊,刚被勐力侵犯的菊穴口还微微开张着,但或许是因为这身体的年轻以及初经人事,那穴口再喷吐间已经渐渐回收,在紫藤面前重新绽放少女的紧緻以及红润的诱人。

紫藤满意的看着大口喘气,几乎失神的沙耶,他将脸靠了上去,然后捏起鼻子,那精液混合着肠液的腥臭味道令他不禁莞尔。

他吸了一口气,又将脸贴上去了一次,开始用舌头探弄着那方才还在微微张开着的后庭花蕾,他的舌头不费吹灰之力的钻进了那紧緻的菊肛,里面的肠壁随着少女的抽蓄跟脉动弹跳着,似乎还意犹未盡。

当舌头探入的时候,那贪婪的菊穴立刻收缩起来,吞吐着紫藤那湿润而且灵敏的舌头,紫藤对这肛菊的潜力感到满意,同时像是为了奖赏沙耶,他的舌头不断的挑逗,翻弄着那敏感的肠壁,强而有力的肌肉不断的刺激着那几个敏感地带,他可以感觉到少女陡然的尖叫抽蓄了一下,一股水花从她的祕穴口喷出。

看来生物质的改造比想像中的还要成功,这个女孩的后庭菊穴已经无可救药的成为了她的敏感带。

随后,紫藤将莎耶整个翻了过来,少女看起来仍然兀自失神,粉红色的长髮沾染着白浊的精浆,鼓起的肚子不堪的沾染着大片的白浊,那双修长的大腿根部则是狼藉一片。

「竟然因为拉出满肚子的精液就洩了真是无可救药的母猪啊,高城莎耶,妳父母要是看到妳这个模样一定会引以为傲的。」

紫藤轻轻的用脚踩着沙耶鼓起来的肚子,恶意的稍微压下去一点点,像是孩童在玩弄小动物一样,他看着莎耶抽蓄着从下体又喷出了一些微的白浊,满意的露出笑容。

随后,他俯下身,温柔的舔试着莎耶鼓起来的肚子,从那凹陷下去的肚脐,慢慢的向上舔弄道双乳之间,他将右手环道沙耶的背后,左手则是轻柔的抚弄着那已经被精液还有肠液浸湿的蜜贝,他的手指熟练而灵巧的探入,抠弄着那已经因为高潮的快感而勃起的荳蔻。

「当个实习孕妇的感觉如何啊高城同学。」紫藤逗弄着沙耶的敏感地带,他的视缐来道了虽然已经缩小,但是仍然膨胀的有如怀孕五个月般的肚子,满满的精液全都被灌注在这娇小的身躯里头,虽然几乎喷发出去了一半有点可惜,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翻着花样玩弄她。

他已经想好了,当优秀的下一代出生的那一刻,他要让整个营区的人一同欣赏这令人愉悦的一刻。

他都盘算好了,包括那个已经怀孕的母畜:鞠川校医,怎么可能会少了她呢这个公开出产秀一定会名留青史,他们的名子将会在这不堪的歷史中记上一笔。

然后,紫藤将重新勃起的肉柱对准了沙耶的肉穴,那裏已经足够湿润,可以开始进行正戏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